爱吃团子

一个号写一个cp(大概?)

格林之森 04

*偶像练习生警匪群像

*无CP,剧情流

*看了微博上的那个警匪群像而衍发出来的脑洞

前文预览:(01)(02)(03


——————————————————————————


1.

“所以你给泽仁还有雯珺回了电话吗?”

 

朱正廷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国际航班,他看起来有些疲惫。黄明昊进书房给他搜集他需要的资料去了,范丞丞则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和他吐槽这次北区赌场的荒唐事,这个还差几个月才成年的青年这个时候才显出几分孩子气来。他有些急切的想要给自己开脱“罪名”。

 

“正廷,这次的事儿可真不赖我。最近不是警察那边换团队了吗,我本来也没放在心上,毕竟那些没本事的条子每年都换一届哈哈哈——”

 

红发青年的笑声戛然而止于面前的人越发温柔的笑容里。他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求生欲瞬间爆发。

 

“就我看到他们要拿北区赌坊开刀,最近我不是常去那里瞧嘛。结果那天彦辰哥正好不在,给我碰上了这倒霉事儿——新来的那群条子还有点儿本事,我一看情况不对劲,趁着他们还没包围整个场赶紧就溜了。结果一出后门,给正面碰上了一个小警官,然后就——你明白的。”

 

青年笑嘻嘻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轻描淡写的语气像是随手捏死了一只蚂蚁。

 

“哦对,至于电话,我还没给泽仁和雯珺回呢,他们昨晚不都在家里嘛,我想着有啥重要的事肯定昨晚就说了,就没回。”

 

他们把这套在热闹环区的高级公寓称为家。虽然常被朱星杰他们调侃七个大老爷们儿咋一直住在一块儿,但从他们在孤儿院凑成一块儿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后来成了传统意义上的成功人士,他们都一直住在一起。

这让他们感到安心,回到公寓就像回到了家,总有人等着你。

 

“那你不用回了。我代替泽仁和你说吧,估计这次你被警方注意到了。他今天出去就是替你去看看情况的,不过暂时没那么严重,那边应该圈了一个很广泛的范围,查不到你头上。不过今后你得小心点,这阵子估计会有点事发生。雯珺应该也是要和你说这件事,他们那个模特社收到一个委托,表面上是娱乐圈的人,事实上估计就是警方,希望他们能和几家娱乐公司谈合作——里面就包括我们。”

 

朱正廷揉了揉额角,看起来精神实在是有些不好。这和他平时和他们闹腾的样子不太一样。范丞丞虽然有时候看起来粗枝大叶的样子,但其实很擅于察言观色,身为一直生活在一起的人,虽然他对朱正廷异常的模样感到疑惑,但他还是暂时把关心和问询压了下去。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你先去休息,今天正好权哲新淳他们也不在家,他俩儿最近学校那边有个全国性的编程大赛好像,两个人去听宣讲会了。”

 

然后他起身把朱正廷拉起来,推着往卧室走。

 

“快去休息啦!”

 

褐发青年有些哑然失笑,他好像话还没说完,但终究却也没说什么,转身进房间了。

 

朱正廷躺在床上,整个人陷入软绵绵的床垫里,他闭上眼睛,肋骨传来的疼痛愈加清晰。

 

这次国际旅程并不轻松,甚至于他和丁泽仁两个身手最好的人都分别挂了彩,只是丁泽仁是在腿上多了几个外部的口子,他则是在打斗中不甚被老福特那边的人袭到了脆弱的肋骨部位,这伤颇有点内伤的意思,不容易好,而且一直隐隐作痛。

 

他从下飞机那一刻就开始忍,疼痛可以装,但是精神状态的疲惫无法掩盖。身为互相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两个弟弟绝对不可能没有看出来,但他们很有默契的选择什么也没问。

 

朱正廷感激这样的体贴。

 

因为这次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需要整理一下。他现在有些乱,脑子里被纷繁的事务给塞满,让他疲惫不堪。

 

“明天再说吧。”

 

他闭上双眼,任由自己陷入深深的睡眠。

 

 

 

2.

 

“所以到目前为止,整个案件的脉络已经很清晰了。”

 

王子异一边吃着来之前在新开的那家早餐店买的鸡蛋灌饼,一边口齿不清的和尤长靖闲聊。他大口大口的吃着,试图在郑锐彬发现他之前把蛋饼吃完。

 

然而鸡蛋灌饼的清香早已经散布到了重案组办公室的每个角落,郑锐彬早就在旁边等着他。

 

“组长,现在已经到了工作时间,你不应该在工作时间吃早饭。按人体健康规律来说,你应该提早10分钟起床,这样也就不需要吃的这么快,不助于消化。”

 

“嗝——”

 

回答他的是一个响亮的饱嗝。

 

尤长靖在一旁毫无同情心的笑出了声,然后对着郑锐彬无奈的神情吐槽。

 

“北区赌场也没端出个什么,全是些小喽啰,宾客还有不少高官权贵,除了大额赌博之外也没犯法。简直让我怀疑周彦辰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的行动,早就采取了措施。”

 

王子异咽下最后一口蛋饼,含糊不清地适时插入对话。

 

“总之,这个城市感觉还挺稳定的啊!不知道为什么基本上过个几年就要换新队过来,这次还直接把咱们派过来了。”

 

“案件梳理也很清晰明确了。从现有资料来看我们可能调查不出什么新的线索,只能暂时搁置了。”

 

郑锐彬一板一眼的总结,每次他都能把闲聊现场弄得像是案件总结大会。尤长靖刚刚准备符合,然后他就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有时候清晰明确未必就代表真相。”

 

他转头一看,陈立农来了。

 

 

3.

 

“昨天晚上北京时间十点零八分,我们接到一个报警电话,声称甜酒酒吧发生一场命案。随后我们立即派了一个小队前去查看。经调查,死者是经常混迹在酒吧里的常客,平时在一个打印社里当打印员,月光族。社会关系简单,孤儿院长大,无女友,据打印社同事描述,平时也不怎么和他们说话,属于毫无存在感的那种人。但是据酒吧里当时看见他的目击者描述,他当晚整个人十分亢奋。”

 

王子异进入工作模式的时候就完全是一板一眼的神态了,他手里拿着杂乱的刚刚通宵整理好的案情报告,眼睛因为熬了一夜显得有些通红,整个人有点邋里邋遢的,和平时精致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整个组昨晚一起通宵,一个个眼睛熬得通红,办公室里全是咖啡的残渣和香气。木子洋更是半夜三更被一个夺命连环call给打醒,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跑到了局里,穿着他昨天才走秀完的高定去解剖尸体。

 

“死者猝死的原因是呼吸抑制并发急性肺水肿死亡,这种症状和海洛因吸食过量导致的死亡原因非常像。死者的左臂皮肤上有两处针孔,经过血液成分化验,单乙酰吗啡、吗啡及葡萄糖醛酸吗啡等物质的血清浓度达到0.8mg/L。可初步确认为过度注射毒品而导致的死亡。”

 

他整个人有些恹恹的,但精神却异常的好,说话的时候双手都有些挥舞起来。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代表他已经兴奋了。

 

“据之前的案综报告,K城从来没出现过类似毒品贩卖的案件,这次的案件属于此类案件的头一例,非常值得我们关注。”

 

王子异又翻了翻桌上属于上一届警局同事留下来的案综,补充木子洋的话。

 

陈立农坐在桌子的前端,右手大拇指不自觉的轻轻敲击着桌面,他明显是在思考着些什么。随后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次的酒吧,幕后拥有者是果然的朱星杰,对吧?”

 

王子异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我记得我们上次端的赌坊主人是周彦辰,也是果然的人。你们觉得,这两个案子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

 

一直在旁边听着不说话的尤长靖心中一惊。不知道为什么,听了陈立农的这番话,他突然想起第一次和蔡徐坤谈判,说服他和警方合作的时候,谈判地点就是选在的这个酒吧。

 

这只是一个巧合吗?

 

一直在认真做笔记的郑锐彬终于抬头了,他抬了抬鼻端上快要滑落的眼镜,认真的向所有人汇报他所掌握的情况。

 

“我昨晚搜遍了整个酒吧,终于在酒吧后门那条巷子的垃圾桶里面找到了注射器。死者似乎并不在意被发现,他没有做任何掩盖措施,甚至注射器里面还残留了一些疑似毒品的淡绿色结晶,已经被化验部拿去化验了。秦奋刚刚给我发来消息,说是化学结构特别复杂,疑似一种新型的化学成分组合方式,目前还没有出结果。”

 

他的话音一落,整个办公室里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所有人都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新型的化学成分组合方式,意味着什么。

 

新型毒品。

 

K城出现了一种市面上从未见过的新型毒品。

 

这个结果一旦被确认,整个案子就不再属于刑事案件,而是直接跃到了最高层次——缉毒。没有人敢忽视毒品的危害,而新型毒品,意味着你不知道它的化学结构,不知道它的吸食和传遍方式,更可怕的是,意味着一条成熟的暗藏在地下的发货与收货的黑色产业链在警方毫无察觉的眼皮子底下形成了。

 

“化验部那边把分析出来的部分结构和市面上所有流通在册的毒品进行了成分比对,没有任何一种可以匹配。我们不知道这种新型毒品从哪里传播而来,也不知道它已经在地下肆虐了多久,甚至不知道它在地下被称作什么名字——”

 

“格林之森。”

 

郑锐彬的话语被径直打断。他回过头,望向刚刚被打开的门口。

 

丁泽仁正倚在门前,他望着所有人聚集在他身上的目光,爽快的笑了笑,仿佛嫌室内的气氛不够紧张,他又重复了一遍。

 

“它的名字叫做——”

 

“格林之森。”



TBC

评论(1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