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团子

一个号写一个cp(大概?)

格林之森 01

*偶像练习生警匪群像

*无CP,剧情流

*看了微博上的那个警匪群像而衍发出来的脑洞

 


01.


K城乐华大厦。

 

“喂!范丞丞——快起来!”黄明昊刚一进大门,就被室内的暖气给熏了一脸通红。他再仔细一看,只看到一撮红头发从沙发上的垫子缝隙里漏出来——

 

“起来!”

 

他直接上前毫不客气的冲着沙发上的人踹了一脚,这一脚估计用了八成功力,直接把人连带着垫子一起给踹了下去。他冷眼瞧着整个身子都裹在垫子里的红发稻草“嘎吱”砸在了地上。

 

“我靠!——”

 

范丞丞眼睛都还没睁得开,就感觉世界天旋地转,紧接着摔在毛绒地毯上传来一声闷响。

 

“该死的。”

 

他嘴里嘟囔着咒骂,但人却还是在暖洋洋的室内不肯动。他想再躺会儿。

 

黄明昊戴着个墨镜,内心估摸着红发青年过个几十秒就要起来找他算账。他笑嘻嘻地后退了几步,然后猛地拉开面前的办公桌抽屉,从里面摸出根草莓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慢条斯理的剥开包装纸,含糊不清地爆出一个对红发青年而言的平地惊雷。

 

“正廷明天要回来了。”

 

说完他稍稍地把墨镜拉下来一些,仿佛想要更清晰的看清楚范丞丞的反应。果不其然,原本在地上躺尸的青年像是遇到了什么晴天霹雳,一个鲤鱼打挺就立起了身,顶着一头稻草般的头发不可置信的冲着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问。

 

“什么?!完了,等等,他不是说——算了,你直接告诉我航班,我去接机。”

 

黄明昊对于他这番话非常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

“正廷提前回来了。你去接机也无法掩盖昨晚北区赌坊被端了的事实——你信不信正廷一下飞机就会看到杰哥的短信。而且彦辰哥那里的债你还没付,考虑一下。”

 

“啧。”

 

范丞丞听了这话,感觉原本就不小的起床气更大了,他眉头皱的快能夹死一只蚊子,脸上的神色都沉了下来。

 

“我怎么知道这次条子的信息这么灵通。看来这次新调来的那队人还有点儿本事,比之前的废物强多了。那个新上任的局长——叫什么来着?”

 

“陈立农。”黄明昊猛的“嘎嘣”一下咬碎嘴里的棒棒糖,面上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他可不像看起来那样无害,幸好北区赌坊没挂我名下,不然他们说不定还真的能顺着这条藤摸出我的身份。”

 

说完他眯了眯眼,对准了桌旁的垃圾桶,准确的把糖杆扔了进去。

“bingo!”

 

范丞丞边听他说话边站起了身,活动活动身子,关了一直在屋内肆虐的暖气,然后靠在窗边吹冷风,好让自己清醒清醒。

 

“你要是看到老大和那群新来的小警官们混在一块儿,你也会像我一样一下子愣住的好吗?”

他不屑的撇了撇嘴。

“还有,我也没暴露身份,只是牺牲了北区一个小赌场而已,这赌场还是挂在果然名下的呢,你怕什么。”

 

黄明昊听了这话,终于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他把墨镜给摘了下来,露出了进入这个房间以来的第一个符合他这个年龄的笑容。

“所以你要给彦辰哥赔钱啊哈哈哈哈哈哈!正廷一回来发现他又要少买几件GUCCI了,反正我和泽仁他们说好了都不会替你求情的哈哈哈哈哈哈你完了范丞丞哈哈哈啊哈哈!——”

 

范丞丞冲着已经幸灾乐祸的笑得拍桌的人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心里有些怕,但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


“我,我皮厚,耐揍,咋地?别磨叽,快把正廷的航班给我,我亲自去和他讲这事儿。我还得去问他老大为什么会和那群条子混在一块儿呢!当初老大不辞而别,我特别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每次问正廷他都不肯说,这次他总得给我说点儿什么了。”

 

“我建议你最好别问。”

黄明昊停止了拍桌,脸上的笑意犹存,但弧度不再弯起的眼睛却透露出薄凉的光芒。

“正廷不肯说,你就别问。”

 

说完金发少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航班我发你手机,接机我也去。先走了,条子那边的事儿你最好处理一下,免得真的露出什么马脚。我这个电竞战队选手的身份可是最近才弄好的,我可不想失业哈。”

 

走到门口,黄明昊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再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又带着幸灾乐祸的笑。

“记得给自己买件防弹衣~”

说完估计是怕范丞丞的打击报复,飞一般的跑走了,留下低声咒骂的红发青年。

 

“黄明昊这小子笑得真的贱兮兮的,他最近不是和杰哥小鬼混在一起吗,难道没被杰哥揪着小辫子打?”

范丞丞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未接电话。泽仁,雯珺分别给他打了一个,还有一个未接电话是经纪人的——估计又要和他啰嗦最近的行程安排。还有黄明昊最新发来的航班短信。

 

他有些暴躁的抓了抓头发,不由得从嗓子里吼出一生哀嚎——

“我上个礼拜好不容易才拿到最佳新人奖,我也不想失业啊!”

 

 


02.

 

“喂!蔡徐坤!喂!你等等——别走那么快啊!”

 

尤长靖气喘吁吁的小跑向前方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男子,一边大声呼喊着,希望男子能停下来。果不其然,虽然蔡徐坤看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隐藏在帽檐下的神色更是模糊不清,但他的脚步还是缓缓的慢了下来。

 

恩——尤长靖在心里默默的给蔡徐坤加上了面冷心热的属性。这是他最擅长的领域,他习惯于把人分为三六九类,然后给每个人都加上不同性格的标签,这样有利于他模拟出不同的情景来进行游说。

 

他终于追上了黑衣男子,尤长靖顾不上喘气,直接问了出来,他知道蔡徐坤也许不会回答,但在这个问题上,至少他应该不会说谎。

 

“北区赌场,你遇到了之前熟悉的人吗?”尤长靖装作不经意的盯着蔡徐坤插在衣兜里的双手,笑着继续说道。“是黑手党的人吗?”

 

他看见蔡徐坤的双手似乎微不可见的颤动了一下,这幅度太过微小,让他不由得怀疑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没有。”

 

蔡徐坤沉默了几秒钟,但尤长靖却觉得过了很长时间,好像面前的男子内心作出了什么挣扎一样。随即他又重新迈开了步子,大步地往前走。

 

这次尤长靖没有挽留他。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街边的路灯却还没有亮,只有暗沉的夕阳映照在前方的那条小路上。他看着蔡徐坤一步一步地走进那条羊肠小道,一个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莫名显得有些孤寂。

 

——就好像一步步走进了深渊。

 

不知道为什么,尤长靖目送他彻底迈入黑暗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冒出这样的一种想法。

 

不过还没等他仔细思考,思路就被来自后方的声音给打断了。他叹了口气,无奈又带些好笑的转过身。

 

“——长靖!尤长靖!快点回来啦!庆功宴要开始了!”

 

陈立农就站在警局大门口,兴高采烈的冲他挥舞着双手,看起来就像个青春活泼的邻家大男孩,一点也没有新任警局局长的风范。

 

“其他人可都准备好了!就差你了!”

 

尤长靖不由得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朝着陈立农走去。走的越近,就越能听见警局里热闹非凡的声音——郑锐彬好像在这一片杯盏交错中一丝不苟地做这次北区行动的总结报告,然后被王子异小心翼翼而又巧妙的打断,引到了别处去。

 

于是他越走越快,最后干脆便又带着笑小跑着去了。

 

 


——“叮咚。”

 

黑衣男子在商场门口停了下来,虽然此时已是傍晚,但商场门口仍然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他拿出手机,点开“未读短信”那一栏。

 

是来自周锐的短信,消息显示是刚刚发送,言辞也很简洁——

 

“他回来了。”



TBC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