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团子

一个号写一个cp(大概?)

【丞正】第七个十天


00.

 

“你好,我来还书。”

 

“好的。哎?又是这本,最近《地球》这本书可真火啊!这几天馆里出借次数最多的就是这本了。你说,真的会有那种世界吗——啊,我是指,就是那种人人都拥有接近百年寿命的平行世界。”

 

红发青年客套的笑了笑,走之前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会的吧。”

 

怎么可能。

 

 

 

01.

 

这是一个人人都只拥有70天寿命的世界。

 

每个人从出生起就拥有意识,他们花一天的时间从小孩长成青年,飞快地来适应这个世界,随后步入自己紧促而充实的生活。他们活得热烈而又紧张,认识一天就坠入爱河,工作十天就去跳槽,用二十天和亲朋相拥告别。

他们将会一直保持青年形态,直到死去。事实上,说死去并不是很恰当,更确切的形容是消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一片片地化为空气中的分子。

 

时间太过宝贵,人们通常选择花费60天去社交、学习、工作,最后余出十天来当做属于他们自己的自由时间。

 

这最后的十天,通常被人们称为“最后一站”。

 

很多人会选择旅行。

 

“唔——”

 

相貌精致的栗发青年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旅游宣传册,苦恼的嘟起了嘴。

 

“我应该选普吉岛作为最后一站吗?这本册子宣传的可真诱人啊,可是我觉得,马尔代夫好像也不错······”

 

朱正廷仔细瞧着宣传册上的风景人情,心中在普吉岛和马尔代夫之间天人交战。最后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有些干瘪的钱包,撇了撇嘴,拿出手机订了去普吉岛的车票。

 

这是他人生的第60天。

 

 

 

02.

 

“对不起,先生,我们酒店只剩下最后一个双人房的单人名额了。您放心,我们酒店的客户都是通过安全系统验证的五星信用客户,不会出现任何安全问题。”

 

前台的服务生带着些歉意的神色,一边给栗发青年解释普吉岛作为最后一站的火爆程度,一边拼命给他保证酒店服务的可靠性和双人房的安全性。

 

朱正廷拎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被念叨得有些头昏脑涨。他定了定神,拿出手机试图寻找附近其他的酒店,结果简直让他眼前一黑——爆满,爆满,还是爆满。

 

“好吧。”

 

他揉了揉额角,努力平复下心情。现在这个社会不存在犯罪的情况,大家都忙着赚够足够的钱去享受最后阶段的生活。更重要的是,有地方住总比流落街头要好。

 

服务生一听他松口,喜笑颜开的完成这最后一单,随即生怕他反悔似的殷勤地把钥匙塞到他手上。

 

616。房间号倒是挺吉利的,唯一令他担忧的就是那个陌生的舍友。

 

可千万不要是个脾气古怪的人才好。

 

 

 

03.

 

朱正廷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这样尴尬的情况。

 

他刚刚走进房间,就看到一个衣装革履的陌生青年站在窗边,似乎在看窗外碧海蓝天的景色。听到门口的响动,青年转过身来,和朱正廷直接来了个对视。

 

······这是哪里来的贵公子啊!

 

朱正廷面上八风不动,实际内心里简直疯狂刷屏。眼前的青年染着一头烈焰般的红发,面容矜贵而又高傲,硬生生的把红发带来的艳色给压了下去,反而愈发显得傲气。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看起来是极好的身材,和呆站在门口穿着简单条纹衫T恤的自己形成了鲜明对比。

 

完了完了完了,这一看就不好相处,怕不是那种龟毛至极的高等人家出身。我是不是需要先和他打个招呼,以示今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还没等朱正廷停止自己丰富的心理活动,他就听见对面贵公子对他说了见面之后的第一句话。

 

“你能揍我一拳吗?”

 

???

 

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我现在是不是需要出门找一个时光机把自己塞进去然后再重新进门?

 

大概是朱正廷震惊的表情太过明显,红发青年突然绽开了个大大的笑容——这使他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收敛。青年朝着他走来,还伸出了表达友好的右手。

 

“吓到你了吗?因为今天是我最后一站的第一天,我有点儿紧张。”

 

他笑起来的时候面上的冷峻就一扫而空了,还怪可爱的。

 

朱正廷暗自想着,不由得脸上有些发热。他看着红发青年在他面前站定,微微弯了弯腰,然后做了个绅士般邀请的动作。

 

“你好,今后的十天请多多指教——我是范丞丞。”

 

 

 

04.

 

接触之后,朱正廷才深刻的了解到什么叫作人不可貌相。

 

范丞丞,也就是第一天给他留下了深刻 “霸总”印象的红发青年——他未来十天的舍友,其实就是个二傻子。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像变了一个人,眼睛都给笑成一条缝,整个人看起来傻乎乎的,和面无表情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那可真是太巧了!这也是我的‘最后一站’。我觉得我们可以一块儿旅行,你觉得怎么样?”

 

范丞丞笑嘻嘻的对朱正廷发出了邀请,他已经换下了第一次见面时候的西装,换成了在普吉岛临时买的和朱正廷配套的黄色条纹衫,整个人看起来青春又阳光。

 

“好啊,一起也许会更好玩呢。”

 

朱正廷也是个天生人来熟的性格,面对善意的邀请,他没有必要拒绝。

 

两人都是说走就走的性格,说定了一起的约定之后,简单收拾收拾就准备出发。范丞丞不知道从哪儿翻开一本小册子,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

 

“先去游乐园吧!好不好?我还从来没去过游乐园,好想和你一起去啊!而且册子上说了,普吉岛的特色游乐场可好玩了!”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朱正廷的双手摇来摇去,活像个讨要糖果的孩童。朱正廷向来最吃撒娇这一招,被红发青年简直萌的心肝都在颤,直接缴械投降。

 

等朱正廷被对方用同样的一招骗上游乐场的恐怖过山车时,他才猛地反应过来。坐在过山车的安全椅上,在外界面前向来温柔可亲的栗发青年在工作人员‘3,2,1’倒计时的声音里冲着旁边明显跃跃欲试的范丞丞大吼。

 

“范丞丞!下车了你给我等着——你死定了!”

 

换来的是旁边红发青年试图蒙混过关的傻乎乎的笑容,以及透露出主人此刻欢呼雀跃心情的两排大白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过山车开了。

 

混杂着周围人撕心裂肺的叫喊,在中途朱正廷就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住,他有些害怕的想要闭上双眼。

 

“别怕。”

 

手上突然传来另外一个人温度,他的右手被身旁的人用左手牢牢的包裹住。

 

“我一直在你的身边。”

 

朱正廷觉得很神奇,明明身边全是周围游客的鬼哭狼嚎和游戏设施的恐怖音效,可是范丞丞的声音却就像一块把这些都隔开的玻璃板,让青年清澈而又诚挚的话语准确地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他不自觉的伸了伸右手小拇指,轻轻的勾住红发青年左手指尖。

 

“拉勾。”

 

 

 

05.

 

“你看这里的龙虾,好大一只只啊!”

 

朱正廷和范丞丞又疯玩了一天,终于在天色渐黑的时候逛去了岛上有名的美食街,准备找个餐馆解决晚饭。普吉岛四面环海,海鲜最为著名,四处都是小贩吆喝的叫声。

 

范丞丞跑到一家海鲜店门口,得到老板准许之后抓起店里最大最凶猛的那只红色大龙虾硬要朱正廷给他拍照。两个人本来就是颜值高的大长腿帅哥,站在门口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游客的目光。

 

“什么啊,别人都在看呢!快下来快下来,有点丢脸啊——”

 

虽然对方嘴上这样埋汰着,可是范丞丞知道,朱正廷肯定会给自己照的。

 

果不其然,栗发青年口嫌体正直的掏出在今天才买的粉红色单反,认认真真的走来走去观察最好的拍摄角度,然后仔细的调整焦距和距离。他举起相机,眯起左眼,眼中好像只剩眼前的那一人。

 

咔嚓。

 

“你来看看,我觉得我拍的还不错哎!”

 

朱正廷美滋滋的瞧着相机里自己的杰作,觉得当初自己要是去兼职个10天的摄影师说不定也能小发一笔。范丞丞赶紧放下手里的大虾,跑过来装作不经意的揽过对方的肩,和栗发青年头挨着头一起看相片。

 

“什么嘛!你这都虚焦了啊——”

 

照片里的红发青年双手掰着大龙虾的胡须,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轻松而又喜悦的情绪。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游客,天色已经有些黑了,只有餐馆前的街灯给了一些光亮。周围的景色有些虚焦,看起来像是梦中月水中花,唯有站在中间的青年一人特别清晰。红发被昏暗的灯光晕染的柔和,他的视线直直的望向拍照的人,眼睛里像是盛了岛上温润的海风,亮晶晶的闪烁着温柔的水波。

 

“清晰的是你不就好了吗!”

 

朱正廷老脸一红,嘴硬的给自己辩解。

 

“这就叫,全世界都为你聚焦!”


他高高的扬起手上的相机,大有一副你不喜欢我就把这张相片删掉的傲娇意味。

 

没想到范丞丞却像是把这话听进去了一样,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他歪了歪头,身子像是没骨头一样软软的往朱正廷肩上一倚,眼睛里全是促狭的笑意。

 

“那你的视线也全部为我聚焦吗?”

 

朱正廷感觉自己一瞬间像是海鲜店里面被放在油锅里的虾子,整个人都害羞得快要冒烟。他竭力平复内心深处传来的轻微瘙痒,把头撇向街道的另一边,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什、什么啊!你从哪里学来的土味情话!我,我可不吃这招。”

 

范丞丞笑嘻嘻看向面前嘴硬的人红透的耳尖,觉得果然是打直球的人最好命。


他从背后虚虚的环抱住对方。

 

“正廷说什么都是对的。”

 

 

 

 

06.

 

朱正廷和范丞丞闹别扭了,到现在为止已经持续了半分钟。

 

事实上,是他单方面的闹别扭,身旁的人还在傻乎乎的笑,对朱正廷生气的情绪一点感知都没有。

 

事情发生在两人刚刚在服装店结账的那一刻。

 

当朱正廷走在瑟瑟的寒风中的时候,他不由得暗自懊悔今天自己没有穿的厚一点出门。门外看起来是风和日丽的海滩,事实上走出来,他就立马感受到了天冷时岛上海风的威力。

 

不过范丞丞也穿的少。他斜眼看了看身旁同样被冻得有些发抖的青年,不由得心里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安慰——看来他的红头发也没给他带来什么实际上的效果嘛。

 

“我们去买件外套吧。”

 

范丞丞在寒风中拉了拉单薄的衣角,把朱正廷一把拉进了街旁拐角的成衣店。

 

事情本来在往正常的轨迹发展。

 

两个人各自给自己挑了件外套,还有点情侣装的意思。结果在结账的时候,朱正廷一摸口袋,发现自己没带钱。他立马可怜巴巴的看向范丞丞,眼神里全是暗示的意味,结果却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你好,我这件结账。”

 

“!!!”

 

朱正廷的小心脏在那一刻颤巍巍的碎成了玻璃渣。

 

他眼看着范丞丞潇洒的一把套上他那件黑色的大衣,然后心里就像是穿了个洞,被普吉岛此时凛冽的寒风呼啦啦的吹。

 

他率先闷头推开服装店的大门,刚一走出去,就被海风恶毒的给兜了一脸,像是在嘲笑他。大概是风里混了沙子进来,他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这该死的不合时宜的海风,吹得他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他想回酒店了。

 

结果还没等他走出几步,就被人从身后拥住了。

 

“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呀,可冷了。”

 

红发青年仗着身高优势从背后把他整个人紧紧抱住,新买的大衣堪堪能拥住两个人的身形。

 

“哎呀,早知道买大一点的外套了。还冷吗?”

 

身后的人温热的呼吸流转到朱正廷的身上,他的腰被对方的双手牢牢箍住,温暖的气息从皮肤相接的部分传来,从心脏开始扩散,随着血液流淌传遍全身。

 

他听见自己心脏重新恢复跳动的声音。

 

“我原谅你了,哼。”

 

 

 

07.

 

朱正廷一直有个疑惑。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第一句话为什么是要我揍你?”

 

“因为——”

 

红发青年故意拖拖拉拉的不肯继续说下去,又惹来栗发青年“爱的一拳”。

 

范丞丞皱着脸委屈的揉了揉胳膊,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垂下来,看得朱正廷心里一软,赶紧上手给他轻轻的摸摸。

 

“因为当时是我最后一站的第一天嘛,我有点紧张,想着有个人打我一下也许就不紧张了。”

 

——因为你太好看了,我想追你啊,这让我有点紧张。

 

 

 

08.

 

最后一天的日子,范丞丞和朱正廷哪儿也没去。

 

他们买来了一大堆零食,在房间里把TV随便调了个台,然后打起了双人游戏。两人重新申请了两个小号,吵吵闹闹的起了个情侣名,在游戏里默契的大杀四方。神奇的是,朱正廷每次‘死’的最快,可是他一‘死’,范丞丞就跟加了什么增益buff一样神勇无比,最后连带着他的份一起赢。

 

“嘿嘿嘿我厉害吧?”

 

红发青年得意洋洋的扬起头,他的眼神里闪烁着棕色琉璃的光彩,倒映出的只有对面青年一人的身影。

 

“恩恩,我们家丞丞最厉害了!”

 

朱正廷瞧着面前这只满脸写的‘夸我夸我快夸我’几个大字的小朋友,仿佛看到了一只张牙舞爪求喂食的红毛小奶猫,心里简直被他可爱的揪成了一团。

 

谁也没提起死亡这件事。

 

直到身体的症状渐渐开始显现出来,两人才各自停下了动作。他们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然后躺在了一张床上开始慢慢的聊天。

 

从不断跳动的心脏里传来的疲惫的讯息,混杂在慢慢衰竭的身体器官里,再奔腾进血液里沿着血流遍全身,传来一些微弱的痛感。像是被细细麻麻的小针不时的轻扎几下。

 

不知道为什么,范丞丞突然就想起还书的时候图书管理员的那段话。

 

“我现在相信了宇宙里大概是存在那样的世界的。就是人人都能生活几十年的世界。”

 

他转过身来,认真的对上朱正廷的视线。

 

“你读过《地球》这本书吗?”

 

温柔的躺在他身侧的栗发青年先是一愣,随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你是说那本人人都能活很久的书吗?读过呢。”

 

“纵观地球人的一生,活的心寒又心虚。八十年,一百年,都觉得人生苦短。和书中无谓度日的地球人比起来,我倒觉得我们这短短的几十天,好像更应该是不留遗憾的那一个。”

 

他这一番带着些许孩子气的发言让朱正廷忍不住笑出了声。栗发青年胸腔的震动沿着皮肤的接触传到了范丞丞的神经末梢上,让他嘴角也不由得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可是很快他又垂下了双眼,用湿漉漉的眼睛望向朱正廷,活像一只即将被抛弃的小奶狗。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还是会感受到慌张呢?这感觉产生的原因,似乎不是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

 

栗发青年一愣,对上了他带着些委屈的双眼。

 

“我想了很久,终于弄明白了这是个怎么回事——” 

 

心脏有些疼,但不是不能忍。

 

于是范丞丞也就一直忍着,将身体一切试图提醒他的讯号通通忽视不见。因为他知道,对面和他相隔不到半米的青年,也在忍受着和他一样的疼痛。

 

“因为我最喜欢你了啊。”

 

所以一想到要和你分开,我的心脏就觉得好疼啊。

 

朱正廷看见对面的人明明已经疼得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却还是执着的紧紧盯着自己,他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手,好像一不留神就会消失了似的。

 

于是他的脸上又荡开了层层涟漪的笑。他张开双臂,最后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温柔地抱住红发青年,蜻蜓点水般的亲了青年的脸颊,然后悄悄的俯身在青年瞬间红透的耳尖。

 

“——”

 

范丞丞听见朱正廷的声音消散在了空中。

 

他的视线已经模糊,竭力却也看不太清面前的景象。触觉也开始消失,怀中独属于另外一人的温度逐渐消散了,像是普吉岛特有的海风把空气晕染出了凉意。

 

于是他也缓缓闭上双眼。

 

 

 


 

 

 

【番外】

 

地球。

 

韩国乐华娱乐公司大厦。

 

“有新的练习生来了,大家练习停一下。”

 

工作人员拍了拍门,对着练习室里面的少年们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他的身后似乎还有一人。

 

“新的练习生?正正哥,你别练了,快来看啊!”

 

黄明昊一把拉过还在练习的朱正廷,把他往前带了带,誓要抢占观看新来成员的前排好位置。

 

“哎,这有什么稀奇的,这种事情不都三天一次吗。”

 

朱正廷嘴上抱怨着,身体却很诚实的被黄明昊拉着往前走。

 

他随意的往门前一看,却正好和新来的练习生对上视线。对方明明戴了个墨镜,朱正廷却感觉自己莫名的透过黑色镜片看到了对方的双眼。

 

——他好像,在看着我?

 

“你们好,今后的日子请多多指教——我是范丞丞。”



END


 

评论(23)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