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团子

一个号写一个cp(大概?)

【丞正】丞正纪实文学


1.

 

“第一次见到队内其他人的时候对彼此的第一印象是?”

 

“嗯——我一开始见到的是正廷,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就看到他们在练习跳舞。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哥哥,我就觉得,哇,好帅。就是我想象中电视里的那种偶像剧男主角。”

 

范丞丞第一次见到朱正廷的那个日子,其实也只是很普通平凡的一天。但很奇怪的是,这一天在他的脑海中记了很多年,直到现在媒体提问起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眼前都能一幕幕的浮现出清晰的画面。

 

乐华是家人和姐姐给他筛选和联系的公司。

 

他当初求着爸妈让他去美国读书,他们同意了。后来决意要去娱乐圈做偶像,爸妈和姐姐禁不住他的请求,最终也只能缴械投降,但姐姐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公司必须由她来给他挑选。最后她替他选择了乐华这所公司。

 

年少的范丞丞还有点儿叛逆,虽然心里对去哪个公司无所谓,但少年心气总让他想做出点儿象征“反抗”的事。去公司那天,他特意穿了一身带貂毛领子的皮草,戴了一个黑色的大墨镜,甚至还穿了一双最近时装周模特展示过的同款带毛时装鞋,整个人堪称浮夸至极。准备出门的时候,他照了照镜子,自己都没忍住“噗呲”一下子笑了出来。

 

但他还是倔强的穿着这一身出门了。

 

乐华的工作人员十分敬业,也不知道是姐姐已经提前提过了范丞丞的小性子,还是已经对来自各国各地练习生独特个性的司空见惯,反正工作人员神色淡定的给他简单介绍了一下乐华这个公司的具体情况,然后带着他往练习室走,说让他见见同一个公司的小伙伴。

 

练习室有前后两扇门,从走廊走过来的话需要先经过后门。

 

范丞丞归根结底还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虽然穿的一身黑社会老大的衣服,但一想到接下来要见到今后要和他一起训练生活的同龄人,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和犹豫。

 

他在后门那里停了下来,决定先悄悄观察观察情况。

 

——然后范丞丞就见到了朱正廷。

 

其实当时教室里面有很多练习生,大家都穿着一样朴素的练功服,白色T恤,黑色运动裤,当时好像已经练习了几个小时,个个都汗流浃背。有的人还在练习,有的人停下来喝水。

 

但范丞丞一眼就看到了在跳舞的青年。他似乎只是在随意练习,背对着范丞丞,跳的是中国古典舞,跳起来身姿轻盈的像一朵云,和周围明显偏韩范的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

 

原谅从小在美国读书的范丞丞,他当时脑海当中真的一片空白,想不出有什么博大精深的中华词语来形容这个场景。他脑海中突然就跳出昨天才在书里见到过的当时被他嗤之以鼻的“恶俗”情话。

 

——我们见到的太阳是8分钟之前的太阳,见到的月亮是1.3秒之前的月亮,见到一英里以外的建筑是5微秒之前的存在,即使你在我一米之外,我见到的也是3纳米秒以前的你。我们所眼见的都是过去。

 

工作人员从前门推门进去,对里面的人说有新的练习生来。

教室里基本上都是十多岁的同龄人,大家都停下了动作,下意识好奇的朝前门望去。

 

范丞丞看见那个白衣青年先是朝前门看了一眼,随即无意间转了过身,和他正对上了视线。青年似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礼貌性的冲他点了点头,冲着他绽开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范丞丞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回应的了。

 

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哥哥可真好看呀。

 

 

 

 

2.

 

“他内心温柔,就是力气有点大,跟他的性格不符,可能只是想轻轻的碰一下,就打出了一拳。”

 

参加采访的时候,范丞丞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

 

但当工作人员突然cue到朱正廷这个名字的时候,范丞丞身子猛地一个激灵,睡意瞬间就被赶跑了。

 

他当机立断的说出了这番话,这也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朱正廷是真的很温柔。

 

大厂的生活枯燥无味,每天就是不断的联系,看录像检查结果,再继续更好更完美的练习。生活中唯一的亮色就是去全时小卖部大肆扫货,把那些零食全部扫进购物篮的时候总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好像这样就能够把生活的压力给全部宣泄出来。

 

然而不幸的是,爱福西西,这个机灵又爱吃的青年,感冒了。

 

没烧过39度的发烧都是感冒,这个在练习生圈子里是公认的规矩,谁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休息,大家都在拼了命的练习,生怕被其他人甩在身后。

 

范丞丞一开始打算自己悄悄扛着,应该过几天就会自己好了吧,他想。可是还没等他做好掩盖措施,就被朱正廷给发现了。

 

奇怪,自己也没表现出什么特别夸张的症状,甚至练习的时候跟打了鸡血一样,就只是休息的时候精神有些松懈,显得有点萎靡。连打喷嚏的频率都在尽力克制,还特意跑遍各个练习室去借纸,分散消灭证据——怎么就被朱正廷给发现了呢?

 

还没等他想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就被朱正廷打了一胳膊,然后被径直的拉回了宿舍。

乐华的小队长强硬的把他按在床上,然后又用毯子把他浑身上下给裹了个严实。这个时候朱正廷的强迫症就显现出来了,他认认真真的把任何可能会漏风的边边角角都给抿直了,接着又去气呼呼的打了盆水,糊了躺在床上的病号一脑门的毛巾,那冰凉的温度把范丞丞给冻了一哆嗦。

 

朱正廷生气又带着些关心的鼓了鼓腮帮子,对着在床上被裹成“毛毛虫”的范丞丞直瞪眼。

 

“你给我在这里好好的待着!不要想出宿舍!”

 

他就又马不停蹄的出去了。

 

范丞丞觉得感冒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病症,明明刚刚他在练习室的时候还不觉得疲惫,现在被朱正廷强硬的要求躺在床上之后,反而困意开始渐渐的上涌。他眼皮子仿佛在打架,半睁不睁的,意识已经变得混沌起来。

 

不行,我今天的练习份额还没完,趁着朱正廷走了,我得起来再去练习一下。

 

范丞丞刚想挣扎着起来,就又听到宿舍门哐的一声,然后就是乐华小队长责怪却又埋怨的声音。

 

“你感冒了干嘛不告诉我呢,难道还打算自己硬撑吗?感冒又不是小事,身体也很重要啊。下次不要这样了,要是演变成发烧怎么办。你看看,我还跑到了秦奋的宿舍借了他的热水机去给你热了壶水来——”

 

后面朱正廷说了些什么,范丞丞已经听不清了,他的意识已经随着身边的人坐在床边的动作逐渐沉溺,他即将陷入深层次的睡眠。

 

最后强迫着自己睁眼的时候,眼前是栗发青年担忧的脸。

 

 

 

3.

 

朱正廷喜欢打游戏,这件事所有乐华的人都知道。

 

但他的技术实在是不好,这件事所有乐华的人也全知道。

 

在范丞丞来之前,朱正廷的游戏玩伴一直在不断变换——大家约定好一人陪一天,轮流来。

 

范丞丞来了之后,朱正廷终于有了一个可以把他带飞的固定队友。

 

虽然朱正廷每次都死的很早,但团队战的好处很快就体现出来——只要范丞丞不死,他们就能赢。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不知名的心思,范丞丞在第二次上线和朱正廷搭伙之前,特意买了改名卡将用户名改成了和小队长相应的情侣名。他心里有些打鼓的看了看对面青年,怕对方发现自己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但天生粗神经的小队长却只是惊讶的冲着他说:“呀!丞丞你和我的名字竟然是情侣名哎哈哈哈哈!”然后又笑嘻嘻的嘟了嘟嘴,催促范丞丞赶紧进入游戏。

 

令他困扰的是,小队长的粗神经不仅体现在这个地方。

 

有一次小队长在浴室里洗澡,范丞丞坐在沙发上边打游戏边等待澡位。一局还没打完,小队长的手机就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

 

“正廷!你的手机响了!”

 

范丞丞头也没回的冲着浴室大喊一声。

 

“你给我接一下!密码是——”

 

浴室里传来小队长朦朦胧胧的回音,被水汽晕染的模模糊糊。

 

范丞丞一瞬间有些呆愣。朱正廷就这么把密码告诉他了?还让他接电话?不怕自己发现什么隐私吗?可是好像好兄弟之间这样也很正常的样子······

 

冷静点,范丞丞,你怎么和个女孩子一样想这么多。

 

这种情绪在后来朱正廷按着他的手让他把指纹输进去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范丞丞觉得自己不应该多想,但他又不得不多想。一个人,可以用指纹解锁另一个人的手机,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他和他姐都没这样过。

 

朱正廷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吗?对每一个人都这么不设防的吗?

 

范丞丞仔细的一个人想了又想,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得自己实在是好奇。于是他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跑到毕雯珺的宿舍,坐在毕雯珺的床边幽幽的发问,把187大高个的抚顺人给吓了一大跳。

 

“没啊,我不知道正廷的解锁密码。权哲他们大概也不知道?上次看权哲趁着正廷去超市,拿了正廷的手机想恶作剧,结果问了一圈都不知道密码,泽仁他们好像不知道。”

 

范丞丞承认自己在听到答案的那一刻笑成了爱福西西的表情包,嘴角的弧度扯都扯不下来。

 

后来他也告诉了小队长自己手机的密码,互换密码这种情侣间才会做的事,光是想想就让他开心。为了掩盖住自己的小心思,他故意把密码设计的有些复杂,像是无意间敲打出来的。

 

——结果朱正廷这个傻子根本记不住!

 

范丞丞觉得自己真他妈委屈。

 

 

 

4.

 

站在舞台上等待排名发布的那一刻,范丞丞其实不自觉的身子有些发抖。

 

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急促的心跳声却还是从血管里蹦出来。张PD就站在出道座位下面的宣布处,即将宣布极与极的命运。

 

他知道公司和平台的交涉结果并不好,也早就知道娱乐圈是资本的博弈。

 

很多人说他肯定稳,他是自带资本的。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的。

 

他在练习室里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努力,镜头之外全心全意的练习,背地里咬咬牙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的决心,不是用一句资本就能够全部概括抹杀的。

 

想着想着,他突然就想到了和他隔了一人之遥的那个青年。

 

朱正廷在参加202宣布排名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受吗?

 

——我总算能够和他站在一起,体验一样的感受了。

 

“第六名——朱正廷!”

 

张PD话音落下的时候,范丞丞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

 

不是的,不可能的,朱正廷怎么可能是这个名次。

 

他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人,小队长平时良好的人缘在此刻体验了出来,大家都围了过去。他也不自觉的走了过去,抱住了那人。

 

朱正廷很开心。

 

这是范丞丞从拥抱里感受到的。

 

他抬头,黑发青年看着他,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漆黑的眸子里倒映出来的是红发青年的身影。

 

于是他也便释怀了。他能想到的,朱正廷不可能想不到,资本的风向一直不利于谁,大家都看得出来。

 

——能出道就好。

 

范丞丞第一次这么卑微而又由衷的希望。自己要是也能出道就好。

 

“······还有Justin,我们之间一起约定的······”

听到朱正廷特意把黄明昊单独拎出来放在最后的时候,范丞丞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知道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甚至是感情,也分个时机巧妙。朱正廷和黄明昊一起参加202的时候他不在,是他来晚了。

 

所以他一直在补。

 

用更快的速度去弥补就好了吧?他向来不掩饰自己对哥哥的喜欢,相对于傲娇的人,他觉得愿意表达的人才更容易成功。

 

可是好像,还是不够。

 

当宣布他是第三名的时候,范丞丞一瞬间突然变得平静了。

 

直播结束的时候,他一直面无表情。向来善于注意别人情绪的小队长立马就注意到了。

 

“今天我们三个都出道了,丞丞你还是第三名呢!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不高兴?”

 

范丞丞垂下眼睑,看着面前的黑发青年温温柔柔的询问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比哥哥高了。小队长今天的妆很好看,跳舞的时候带着自己独有的力道,更是有一种妖治的美。

 

他无法对青年说出真实的原因。他并不想对方看出自己的嫉妒。

 

“没事,这个衣服的领子太紧了,勒的我不舒服。”

 

他貌似轻松的笑了笑,假意扯了扯衣领。

 

“啊。那我们换一下吧!我的还挺宽松的。这样你应该就不会勒脖子啦!”

 

范丞丞一下子就给呆愣住了。

 

——朱正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黑发青年已经开始解纽扣了,好像这只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他边脱衣服还边和范丞丞谈起今天表演之前的紧张和三人都出道了的喜悦,脸上全是开心的笑。

 

唉。

 

这人要是没有自己陪在身边的话,可要怎么办哟!

 

于是他便也真心实意的笑了。

 

缘分就是这样有趣的东西,我可以在任何时候遇见任何人。

但我却在当时那刻遇见了你。

 

我们已经一起出道了,未来还那么长,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吧?

 

他听见自己说。

 

“好啊。”

 

 

 

 

5.

 

“朱正廷问你是不是最喜欢他。”

 

范丞丞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身子不自觉的僵了三秒钟。

 

工作人员又补充了一句,是朱正廷本人要求他们问的。

 

本人吗?

 

“哼。”

 

假如我说了答案,那在未来的某一天能从对方口中得到属于我的最佳回复吗?

 

范丞丞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也许是在机场的时候,某人摆开大衣替他遮挡的动作;又或许是在他考核失利的时候,不顾他的眼泪径直抱住他的关切;还有在他感冒却想去全时买冰饮的时候,暴力的冲着他胳膊挥来的那一巴掌。

 

最后浮现出的,是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自己偷偷站在后门,隔着一层玻璃看着白衣青年,然后他回过头,隔着一层玻璃对自己露出笑容的那一瞬间。

 

“恩,喜欢。”

 

是最喜欢。


评论(36)

热度(790)

  1. 要像银酱一样坦荡夏目一样善良啊爱吃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